几何许

万圣快乐
ooc预警P1要糖的A(狼人L(木乃伊S(僵尸,P2狼耳尼桑

水一张,晚点画张细的

Q版画不来,吞吞真可爱

新人报道

第一次用lof,会尝试发图的,不会写文💦,喜欢的大多数是冷cp,主混火影海贼凹凸

【金嘉】想要了解你——r18注意

长港:

R18【金嘉】
  #黑金出没,ooc
  #我感觉自己好丧心病狂……
  #他们还是孩子,所以千万别放过他们(划掉)
#嘉超级宠金


  当嘉德罗斯从外面回来时,家里漆黑一片。嘉德罗斯皱了皱眉,在墙上摸索着开关。


  雷德和祖玛以前都会留灯的。


  嘉德罗斯心里不快,心想等明天他不打他们他就不是凹凸界的嘉德罗斯大人。


   正当嘉德罗斯找着开关时,背后突然贴上了一个热源,把他吓了一跳,下意识就召出棍子抬手袭去,。


  却不想棍子像是被什么缠绕住了一样,竟离手“哐”地一声掉到了地上,消散开来。


   “嘉德……罗斯。”脖颈穿来皮肤相触的触觉,熟悉的呢喃飘入耳朵,让嘉德罗斯停住了手。耳边被热气吹得有些瘙痒,有一些小电流自下而上,他不适地动了动,没挣开,身后的人就像影子一样贴在自己身后,嘉德罗斯心中一咯噔,这还是他吗?


   “……渣金?”嘉德罗斯不确定地道。


  “我从下午等到现在。”黑暗中的声音有点委屈,满满的控诉感,但嘉德罗斯总觉得哪里不对,“你都不在。”


  就因为这个?嘉德罗斯不屑地嗤了一声,说道,“不过就是不在而已,我还需要像谁报告吗?那个人活腻了。”


   “傻渣就是傻渣,找不到人不会先走吗?”


  嘉德罗斯明显感觉到,在他说话时他腰间的手搂得更紧了,


“嘉德罗斯…我永远掌握不了你…我讨厌这种感觉。”


不对,这太不对了,这怎么可能是那个整天张嘴笑,傻兮兮的傻渣,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抗拒,“放开,我要开灯。”


  “为什么要开灯?在我怀里不好吗?”委屈的声音在身后慢慢响起,配合着周围的悉悉索索的声音,竟然有几分压抑,这时,嘉德罗斯感觉自己面前一重,一双手抚摸着他的脸,缭绕的体温不停地撩拨着皮肤,这个人离他很近,细细碎碎地舔舐着他的唇,语气像是一个抱着玩具的幼童,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…那样,深厚地,“你……是我的…你…”,嘉德罗斯瞳孔猛缩。


    两个渣金?


  嘉德罗斯剧烈挣扎起来,却又因为对方是傻渣没敢下重手,但饶是如此,身后的人还是受了波及,闷哼一声,但是居然依旧没松手。
   “傻渣,你放开我,你发生了什么?!”


  没人能得到嘉德罗斯大人这样的忍让,但是金显然不想满足于此,他不想再忍耐了,无论他是天真还是单纯,都不能抹去他内心深处的暴动。他想要这个人,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如此疯狂地涌动,他想要这个人,那些画面,他的不屑,他的别扭,他的蔑视以及他的关心,他的自信,他的………他的所有所有。


   他就是想要他。


  嘉德罗斯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一些蛇一样的东西慢慢地顺着他的躯体缠绕而上,竟束缚得他动弹不得,伴随着一声轻响,墙上的壁灯被打开,昏暗的灯光照映着墙壁,嘉德罗斯首先撞入的是一双猩红的眼眸,第一次变了脸色,


   “渣金你——”
  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,就被推倒在地上,于是他骇然地发现自己眼前居然有两个人,还有一个…他从未见过的,白发的陌生的家伙,但熟悉感告诉他那个人也是金渣。


   嘉德罗斯的上半身靠在金的身上,而他面前的是一只白发的金。


  金低头看着怀里的人,手抚摸着他的脸,说道,“嘉德……我想让你看看我,”


  黑金压在嘉德罗斯的身上,咧嘴笑着,两个人的声音让嘉德罗斯产生了不好的预感,


    “你最真实的爱人。”
   


★只是单纯地想开车…初次开车居然开了三千多字的火车
★我的嘉……对金小天使硬气不起来…ooc歉啦…
★车链接


       https://m.weibo.cn/5459322829/4137885294711527